凌晨阳光

上学了,嗯…医学…所以……更文随心?

【all叶/韩叶】锋芒(架空)

        壹
       
        叶秋死了。

        这也许是嘉世里的某些人希望的,但这绝不是嘉世希望的。

        当然,陶轩需要叶秋。但他需要的是一个可以操控的叶秋,一个斗神叶秋。而不是那个自作主张,什么都不在乎却又什么都能得到的叶秋。

        既然如此,那么……“叶秋”不能死,至少,这个名字不能死。

        “沐橙,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那个熟悉的背影说道,“答应我,不论发生什么,都要以自己的安全为主。”

        看着这个背影,苏沐橙红了眼眶。含着泪,摇头:“我不……”

         “哪怕是我有什么事,你也要先以自己为主。答应我,不论发生什么。”

        “不行!”脸上混着汗水和泪水,苏沐橙从梦中惊醒。愣愣的看着苍白单调的天花板,她脑海中那句无比残忍的话仍在回响。

        “答应我,先以自己的安全为主,哪怕是我有什么危险。”那时,叶秋手里捏着烟,眯着眼睛,却又意外认真地说,“无论发生什么。”

        看见苏沐橙面带担忧,他又笑着说:“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哥可是专业团长这么多年了。”

        没错,在这个年代,叶秋是一个传奇的名字。自古以来便有群雄逐鹿之说,而现在也未尝不是如此,各大兵团称霸一方,明争暗斗迭出不穷。明争,那正是一年一度的兵团演练;至于暗斗,不上大场合的切磋,小打小闹更是不可计数。而叶秋的名声,就是从战场上一点一点地打拼出来。

        当时时局动荡不安,各个地方均是一片散沙。但是自古乱世出英雄,这句话放到如今也是不错的。那时,凭空冒出一个蒙面青年。也许是打扮太像小偷强盗之流,倒是没什么人当回事。但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连真正面容都不敢叫别人看见的青年,愣是拿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掰下来的水管,打出了一条路。

        呃,你看的没错,是水管,那种普通的,装在家里通水的那种水管。

        当然,也不单单是个水管。在这种年代,想要保护自己,必然是要有能保命的本事。而在这世上,有一类人是得天独厚,能力超群,能变身的那种。所以,这水管一定有什么绝妙之处。

        当然这变身不是像什么小魔仙或是铠甲勇士之类,念个咒语口号什么,转几个圈摆几个造型什么的就能由上至下自带主角光环,换一身闪瞎人眼的衣服。但这能力也是普通人可遇不可求的。并不是是个人都能水管变战矛,裁纸刀变砍刀的。

        当然这并不绝对。这类人,我们姑且先叫他们战士。战士们的武器也是由他们自己的喜好、擅长的技能而定,而且还要找到本质差不多的东西来做武器的。比如叶修的战矛,实际上就是水管变的;黄少天、孙哲平的干脆就是普通的刀子变成的冰雨和大砍刀。也有例外,比如肖时钦的机械箱是他自己制作的。最让叶秋觉得眼红的,是张佳乐。随手一掏就是一把弹药,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武器是不是太过于显眼。试想,谁没事拿着个水管在街上晃,回头率一定是百分百。

        除此之外,在战斗状态的战士们也和平时略有不同。比如叶秋战斗时头发会变长,韩文清手上会出现个拳套,孙哲平眼睛变红之类的。所以,叶修总是在身边带上一个头绳,在战斗后扎头发。

        因此,在当时网上流传着这样一首打油诗:银战枪,金面郎,青丝斗神扫八方。

        银战枪自然是叶秋手里的战矛却邪,金面据说是叶秋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之前拿块布遮在脸上。但到底是像一些盗贼,不好看,于是嘉世市长陶轩专门找人给叶秋做了一副金灿灿的面具,显得威风凛凛。再加上手上战矛和飘飘长发,谁见了都得赞一句好儿郎。至于长发,天地良心,叶秋本不想留这么长的,奈何战斗确实频繁,就算是剪短,没过多久也得张长。于是索性不去管它,实在是太长便用矛刃削短一些。

        不管怎样,连续三届兵团演练冠军,把嘉世推上王朝的团长斗神叶秋的实力毋庸置疑。就算是后来嘉世排名下降,外界流言蜚语不断,从叶秋的老对手们也无一人胆敢小看他也可以看出叶秋实力之强。

        但是,就是这么实力强劲的叶秋,斗神叶秋竟会不明不白地死去,无论如何,这是苏沐橙无法接受的。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