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阳光

上学了,嗯…医学…所以……更文随心?

存脑洞

存脑洞

(XX的自白)

        我是个女孩。因为爹娘一视同仁的疼爱让年少的我不知道我的性别在当下,在此时我家的境地是多么的不适时。


        家里需要男孩。尤其在战乱时期。一个男孩的出生不仅代表传宗接代,还代表——兵力。但是出生在战争间期的短暂和平期的我还不清楚这个概念。


        小时候阿母经常摸着我的头叹气,但她从没说过什么。直到阿姊偷偷跟我讲家里需要的是阿弟,那个小我十多岁的阿弟。


        我没当回事,阿爷之前教过我一些战斗技巧,怀朔一带跟我一辈的孩子们没有一个人是我的对手。我知道,那时候阿爷阿母没少说如果我是个男孩就好了的话。不过女娃娃怎么了,小子们不照样打不过我?弟弟是个胆小的性子,哪个欺负我阿弟的混小子不被我打回去!


        我长得不好看,不是男人喜欢的大家闺秀的模样。但我觉得也说得过去,起码鼻子继承了阿爷鲜卑人的模样还挺英气的。


        阿姊出嫁了。

那时候我问她,你觉得那个人怎么样。她说听说是个好人。


        对,听说。阿姊之前甚至没见过那个人的样子。

当然鲜卑女子的出嫁不一定是全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但是阿姊很像阿母,为了家能委屈自己的那种性格。因为自己出嫁可以稍微减轻一点家里的负担。


        啊对了,我阿母是汉人,阿爷是鲜卑军户,跟随先帝征战过的老兵。但是那时候渡冰河的时候冻坏了腿,生生熬坏了身体。


        像我这样的人多了去了。阿爷常常拍着大腿这么说。


        之前那段战争结束后我们从大族里算是被分配到怀朔,在怀朔种田养猪。


        女人应该在屋子里织布。阿母总这么说。


        但是阿爷说我可以去干粗活的!因为从小跟阿爷习武,阿爷干脆把我当成了小子养。于是我包了家里种田喂猪的活计。


        笑话!让弱不禁风的阿母走不动路的阿爷还有流鼻涕的阿弟去耕田放着我一个年轻力壮的在屋里织布?


        别看还是会有别人指指点点,但是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阿母也是下过田的。


没事瞎bb

      I love spidey best. When we saw the movie, my friend told me that she thought Peter B  parker would give up, give up on his justice.

     Yeah, sure, of course. Maybe that's how he came across. But I believe spiderman is spiderman, I mean, no matter what he's facing, what he did is worthy of his identity, that of spiderman. Maybe he is too young to take on such heavy responsibility, maybe he is  a dingy uncle even facing a midlife crisis(but I really couldn't believe that spidey with a belly!). Well, no matter what happens to him, the fact that he's spiderman won't change.

     Spiderman may be a weak superhero. Yes, that's right. I don't deny it. He suffered so many injuries. He fell again and again. But as long as he can, he would stand up again, struggling to stand up again and again. Until the last moment of life.

        He lost too much, but it was the loss that made him spiderman.  I think maybe it was the loss that gave him the courage to take responsibility.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Well, in fact, the middle-aged spidey is very tired of this words. However, you know, everything he did afterwards explained it. He knows what he could do, he knows what he shiuld do. He can't stand his own weakness, so he tried to be strong. He can't accept losing someone he loves and putting innocent people at risk, so what his choice is sacrifice himself.

        Again, as I said, he would stand up again and again, until the last moment of life. This is the spidey I know. My favorite superhero. The greatest superhero.


原谅我的直男拍摄。。
行了!回来了!一个正经的repo!
坐标天津!收到岐川大大的围巾!!敲开心!!
谢谢大大给我们带来那么好的韩叶!!
吧唧超级可爱!!!而且围巾也比想象中大!暖和!! @The Ring Means All  
大大加油加油鸭!!

我为什么会萌上韩叶

这个问题也许对于好多人来说都不叫问题:

“相爱相杀宿敌什么的太萌了!”
“特别喜欢这样的设定!”

我听见好多人这样说。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自认为自己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那么喜欢宿敌设定。或者说,我不是因为韩叶二人是宿敌,相爱相杀才粉上这对cp的。

想起来了,那是我刚开始看全职小说,看见全明星叶修使出龙抬头。

我记得那时候老韩直接就吼了一句:是谁在比赛场上!

当然刚开始接触的我只是觉得,啊,韩文清就这样直接吼出来了啊。

我个人性格挺像陈果的,(闺蜜说是本色出演OTZ)也许挺多妹子也是这样。所以说真的看见嘉世的所作所为,心里总是憋了一肚子气。真生气啊,嘉世你那么嚣张气死了!当时确实是气的直拍枕头。(舍友都觉得我疯了)

但是当兴欣挑战赛胜出,记者们拜访各大战队队长想法的时候,我记得虫爹写的第一个队长发言就是韩文清。老韩那时候人设不崩,只说了四个字:“这是耻辱!”我tm原地爆炸!真解气啊!这一章我翻来覆去看了不下五遍!!

还有老韩之前对二翔说过的那句“如果是叶修的话那记伏龙翔天绝对不会打空”。那时候我也许因为性子直,很不喜欢刚出场时的孙翔。(对不起二翔!你现在很可爱!)所以韩文清这句话也戳到了我的心口。我们家叶修就是这么厉害!!!年轻人想要改朝换代还得继续努力!

那时候的我还不是腐女,也从没有站过什么cp。所以那时候,我只是单纯的喜欢韩文清。一半是因为韩文清的性格觉得这个人真的很厉害,很佩服这样的人;另一半原因就是……老韩替我们家叶修说话太解气了!!

叶修大家也都知道,他是那种不轻易喊苦喊累的那种人。同样的状况下,也许其他人早就喊疼喊苦,但是叶修,我相信他最多也就哼哼两声。死鸭子嘴硬。当他从顶端被嘉世推下去的时候,换做其他人也许早就放弃了,但叶修不。他不还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王者归来,又一次站到了荣耀的顶端!

没错,叶修是那么温柔那么强大的一个人。但是……但是我们不希望你要承担一切!那样太累了!有首歌里的歌词有那么讲过,伤心了会流泪,受伤了会流血。没错。但是从不流泪流血的叶修你,受伤受挫也毫不在乎的叶修你,最后用事实证明自己的强大的叶修你……怎么不让人心疼。

所以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当我了解到cp这个概念的时候,当我想给叶修组一个cp的时候,我最先想到的就是韩文清。也许是因为他跟叶修一样在荣耀里征战了十年?也许是所谓的十年宿敌相爱相杀?但是如果有那么一个人能让叶修放松一下,依靠一下,能不那么逞强的话,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韩文清。因为我觉得韩文清能让人安心。天塌下来也许叶修可以自己顶着。但是我希望他可以依靠一个其他人,哪怕是发发牢骚也行,只要别让叶修自己一个人承担所有。所以我想到了韩文清。那个固执到可笑,固执到令人敬佩的韩文清。

也许这就是我心目中的韩叶。他们两个人不同又相同。同样的固执得可笑,固执得令人敬佩,固执得让人心疼。无论是叶修还是韩文清都是如此。

也许会有人说我没有资格去心疼他们,因为他们不需要。

也许吧。也许是这样。我没有资格。但是我希望,我擅自地希望,他,他们,能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一个可以支持自己的人,一个可以让人感觉安心的人。

而韩文清,我觉得他是一个可以让人安心的人,希望他会是一个能让叶修安心的人。希望韩文清能让叶修有这种感觉:

天塌下来不用自己顶着,有老韩呢。

这就是我心中的韩叶,我心中最好的韩叶。

嗯。听说最近风口浪尖…?但是还是发一个repo…实在不行我再删!(ง •̀_•́)ง首先先艾特一下陆拖大大! @Lu.T 本子收到了!也谢谢佐大出本还有帮忙邮过来~让我能早点见到b7! @Asa阿佐佐
特典超级喜欢~~!!原来我是真的想当成钥匙链的。。但是这个竟然太可爱真实了!!!我决定了!我要供起来!!!嗷嗷!!收到了!!开心!!!!谢谢大大~~!!!!希望大大一直都好~!

上晚课的时候老师给看了《外科医生奉达熙》的电视剧。
“对我们来说是一瞬间,对病人来说是永远。”
。。。我选择的,是这样的道路吗?我真的理解医生这个职业的内涵了吗?把病人的生命掌握在自己手里,想想就觉得吓人…我真的准备好了吗?
(吃饱了撑得瞎bb…不用搭理我)

也许这就是医生吧……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不要回头!也许我还没有准备好…但是还是要向目标前进才是!(๑•̀ㅂ•́)و✧活出中二少女的气势来!犹犹豫豫的不是女汉子风范!(ง •̀_•́)ง

【韩叶】有幸(一发完)

                               有幸(杏)

脑洞来于自家的杏树。ooc,本来没想写这么多,到后来都懒得写了……感觉后面写的好烂。要是勤快的话,应该会再完善一下、写个番外啥的……

正文如下:

        下雪了。

        韩文清提着酒坛子狠狠地灌了一口酒。

        上次下这么大的雪是什么时候来着?哦,是了。两年前,好像也下过这么大的雪。

        他看看酒坛里所剩不多的酒水,靠在一块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存在的石头旁,把酒都倒进了嘴里。

        军中是不允许喝酒的。韩文清拿着已经空掉的酒坛还在倒。

        啊……酒喝完了?

        他看了看身旁一堆空掉的,被扔得七扭八歪的酒坛,摸出了最后一坛。

        雪景……以前一直很美的吧?下次还是多拿几坛酒好了。

        韩文清揭开酒坛上的封布,仰头就把酒往嘴里倒。

       雪景,很美。可他却无心欣赏。


       天地一片银装素裹。经过一晚的降雪,地面上早已积了厚厚的一层。走在外面要是不小心,鞋子陷在雪里是很正常的事。

        嘉世山变成了银山。

        山腰上有颗树。杏树。年头久的山上没有人知道这棵树的年岁。

        然而就在这棵树下却站着一个人。树梢上是有雪的。不用抬头,树下的人就能得出这个结论。

        因为一只鸟落到树上,雪抖了树下人一头。

         那人也不恼,还是笑眯眯地嘬着手里的烟斗,一身青衣竟让他穿出飘飘欲仙的感觉。

         “嚯,还挺凉。”他这么说,却丝毫没有要把头上的雪拍落下来的想法。

        突然他抬起头,似有所感,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一个穿着铠甲的人直直地走上了山。身上似乎还带着血腥味,像是刚刚从战场上回来。甚至,身上的伤口也只是草草处理了一下。

       隐去身形的叶修坐在树枝上,仔细地观察着刚刚上山的这人。不是因为害怕,只是好奇。好奇这个人为什么这个样子,这个时候来上山。

         韩文清是护国大将军。就在刚刚,他征战多年凯旋归来。然而迎接他的不是庆功宴,也不是什么奖赏,而是因为功高盖主而被莫名犯下的莫须有的罪名。

         他早有所查,提前把一家老小安置去了别处。要不然,怕是保不住他们的安全。

        虽然早有预料,但当这天真的到来,是个人都很难接受。

         但他是韩文清,是霸图军的脊梁。他不能倒。

         于是他散尽家财,尽量为部下挣得一个好前程;想尽办法,争取让一家老小生活无忧。最后……最后,就只剩下他自己。自己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却没有马上进京面圣,而是寻了京城附近一座山,喝……酒?

         当韩文清把酒坛往上一扬,脸黑得让叶修以为他是要拿出斧头来砍树。但韩文清却只是一反身,靠坐在了杏树旁,喝酒。

         酒?叶修不以为然。哪有像这样的人,把水当酒喝的。叶修对酒比较敏感,但是现在离韩文清这么近却没闻到酒味,便猜到了七八分。他是聪明人,山下的事情也是知道不少,自然知道眼前这人便是护国大将军韩文清,也自然知道他目前处境如何。

         可韩文清却像喝酒似的,大口大口的灌。他哪怕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忘记军人的本分。军中禁酒。哪怕他可能不能再活着走出京城,哪怕他永远不能征战,哪怕他离开了他最爱的战场。

         心中郁结?军中禁酒?那便以水代酒!

         “我说,大将军是在这里……喝酒?”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韩文清抖了抖眉毛,锐利的眼神从酒坛上方直射向声源。

         来人一身青袍,头发被他随便用发绳捆起来,手里拿着一杆烟斗,懒洋洋地走了过来,眼睛却亮的紧。明明是挺懒散的动作,生生让人觉得他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确定自己不认识那人,韩文清只是点头略表示意,继续喝……水。

         见韩文清不搭理自己,叶修也不在意。他本来就不太在意这些,他本可以直接离开的,但看着韩文清皱成一团的眉头,不知怎么------可能是替一心尽忠为国的大将军打抱不平------就从树上窜了下来,装作刚刚上山的样子走到韩文清身边。

         “大将军别来无恙……啊,是别来有恙。”叶修坐在杏树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在石头上面磕了磕烟斗。

         明明可以说的上是不雅或者粗鲁的动作,不知为何,叶修却让人移不开眼。

         韩文清瞟了叶修一眼,放下喝光的酒坛,道:“我们以前见过?”

         叶修吸了一口烟。

         “没有。不过,我见过韩大将军你。我嘛,就住在这山上。”

         “既然韩将军能来到这里,不如来寒舍一坐?”

         看着叶修亮晶晶的眼睛,韩文清本来想拒绝的话卡在了嗓子里,最后竟接受了叶修的邀请。

         只不过……刚刚这里有房子吗?

         “我叫叶修,韩将军随便坐。”给韩文清倒了一杯茶,叶修就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抽烟,好不快活。接着又指了指一旁的药瓶子,“还有这里有些跌打损伤的药,韩将军也请随意。”

         韩文清找了个椅子坐下,不知为什么,他对这人有莫名的熟悉感和信任感,没想太多就喝了一口茶。放在平时,身为一军统帅,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也就是这种信任,让叶修愣了一下。当韩文清沉沉睡过去时,叶修才收敛起了笑意。

         “嘛,算是报恩吧。不过干这活可是很累的,你欠我一个人情啊,韩大将军。”

         当韩文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靠躺在树干上,身上的伤口也已经被仔细地处理过。环顾四周,只是看见一块巨大的石头。

         是不是缺了什么……?

         韩文清总感觉忘记了什么,想要抓住却抓不到,最后感觉头痛,什么都想不起来。

        战报传来,敌军入侵。战事吃紧,国内无人可以带兵出战。新登基太子力排众议,点兵韩文清,命他帅军出战。数日,凯旋而归。同年,新帝与护国大将军联手,惩治贪官佞臣,举国同庆。

         当一切尘埃落定,韩文清又一次登上了嘉世山。有些东西,他似乎是忘记了,忘在了嘉世山。好像是很重要的东西,他想找回来。

        但是当他看到山腰上光秃秃的一片时,不知怎么竟觉得心口发闷。

       韩文清继续向前走,看到了一块熟悉的大石,还有石头旁边的……一个树桩。

        “树?……叶……修?”

         看着树桩,丢失的记忆似乎重回脑海……

         不知多久以前,似乎有个小男孩在山腰上栽下了一棵树。杏树。少年稚气的他,站在小树前,发誓自己要成为世界第一的大将军。

        后来那个小男孩长大了,刚刚成为副将的他回到了家乡。对着自己亲手栽下的杏树,说自己的愿望就要实现。

         然而就在那一战,新上任的副将因为内奸背叛,被敌军围攻,战死沙场。

        当消息传来的那天,杏树沙沙响了很久,落了一地的树叶。

        又是那个小男孩,曾站在杏树下,看着随风晃动的树枝,觉得似乎见过这棵树。后来,因为面相严肃没人喜欢和他一起玩,小男孩只是抱着军书在树下研读。

         不知过了多少个轮回,小男孩都是在一如既往地努力着,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死于非命。

         韩文清看着恼了,以为这个跟自己长得一样的男孩将会这样一直下去,却在这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叶修?

         看着叶修艰难地从杏树本体里化出人形,韩文清竟然有种异样的满足感。原来,你是……

        后来,他看见叶修和当时的男孩,或者是以前的自己谈天说地;看见叶修因为刚刚化形不能离开而嘻嘻哈哈地目送男孩远赴战场;看见男孩战伤叶修强行运用法力将男孩救出,男孩却因伤势过重死在叶修怀里……

        看到这一切,韩文清心里一空。眼前突然出现那一幕……

        “老韩,别睡。这里可不是你睡觉的地方。要睡自己找个地方歇着去,我可不管。”叶修怀抱着已经成年的韩文清,强制自己保持镇定,但尾音的颤抖暴露了他的惊慌。

         韩文清从来没见过这样子的叶修。或者说,这一世的韩文清没见过。不再是懒散着抽着烟,懒洋洋地靠在石头上;也没有一脸调笑地叫韩文清大将军。他一身青袍染上了献血,是怀里人的血;他嘴里也呕出一口血,滥用法力的症状。

        叶修的手颤抖着拥着韩文清,法力用尽甚至笨拙地想用手捂住伤口。

        “老韩?韩文清!我这里有伤药……”

        “叶修……?”韩文清似乎睁开了眼,“ 我没事。是你把我弄到这里的?”

        “对……对,你没事。你会好起来的,你不是还想当世界第一的大将军吗,这个目标你要是死了就实现不了了!”叶修明显慌了,平时能把韩文清气的冒烟的垃圾话都忘了说。

         “呵,是啊,实现不了了……咳咳!”

         “诶我说老韩,你别睡啊,跟我说说话。你还记不记得这棵杏树是你栽的?”

         “我?”

         “对,就是你。那时的你还是个小不点……”絮絮叨叨地,叶修一直说着,起初韩文清还能跟着附和两句,到后来就没了什么声音。

         “韩文清啊。”叶修轻叹一声,“有幸遇到你,跟你待在一起,挺让人开心的……”怀里的人听了似乎想把嘴角扯出一个微笑来,但是失败了,他太累了,他想睡觉。但他最终还是坚持着,想把叶修的话听完……他抓着叶修的袖子……

         “所以啊,老韩。没办法了啊,你好像快死了。”叶修一改刚刚的慌张,他似乎找到了办法,下定了决心。

         这不是废话。韩文清忍着痛,心想。

         “真的,很高兴认识你。所以,后来,还是让我记住你吧,你就……忘了吧。”

         什么?你说什么!韩文清突然感觉惊慌,这种感觉就连刚刚他知道自己快死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恐慌过,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快要消失了似的。

         韩文清没死。没错,他没死。但是他似乎想不起战争前和受伤后发生的事情了。

         然后,韩文清看到,自己的命格似乎改变了。他不再早逝,但他一直在寻找着什么,就这样寻找一生。

         梦醒时分,韩文清脑子里装满了回忆。前世、今生……

         等他回过神,想唤一声叶修,却发现自己面前的,只是一个树桩。茫然回头,他似乎在大石头上看到了那个懒洋洋抽着烟的身影……但是定神细看,什么都没有。

         后来,他听说了嘉世山上人们的传说。听说嘉世山腰处的一棵杏树成了精,呼风唤雨召来了灾难,索性没人伤亡。但是一不做二不休,山上的人们除了他的本体,砍到了树干,斩草除根。

         后来,他又听半仙王杰希说,杏树是这座山山神的本体。灾难是天灾,山神只身抵制住了这场灾难,保护了山上的居民,法力耗尽差点死掉。正在修养之时,嘉世居民恩将仇报,移除了他的本体,山神至今下落不明。

         韩文清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他只是知道,那个之前会懒洋洋地看着自己的人……再一次没了消息。

         自那以后,原来的护国将军经常来嘉世山。抱着装了酒的坛子,一坛一坛的喝。有人说他在等人,却没人知道他到底在等着什么人。

         一年,两年……

         终于有一天……

         “韩将军,别来无恙啊?”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韩文清猛的站起身,却没有立刻转身。这五年来,他听过太多次这种声音,但每次欣喜地转过身,看到的确是一片荒芜。

         “诶,我说,你愣着干啥呢?”

         韩文清浑身一抖,像是突然解冻了一般,慢慢的转过身。

         “你……”幻想过太多次这种情况,但真到这种情况,他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嗯,老韩。我回来了。”依然是那人,那懒洋洋地神情、语调。

         韩文清不语,只是一步步地向叶修走过去。走过去,抱住。颤抖地抱住叶修。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叹息。

         “叶修。”

         “嗯。”叶修难得软了语气,反手回抱住韩文清,“我回来了。”

---------END

春山长明:

看到很多姑娘还挺吃惊这件事的,默默的把当年的长微博捞上来,那时是17年老叶生日之前,那天晚上我搜微博,好多好多姑娘都不知所措战战兢兢,都是特别特别绝望难过的样子。那时候已经是17年了,而在15,16年期间叶粉一直在忍受着各种骚操作,17年忍到极限才彻底爆发,当时做的特别仓促,好像还有很多骚操作没总结进去,比方说全职高手出手游里面结果没有君莫笑啥的……我记得我当时看到这条微博时真的是猛男落泪了(。)

捞这条也不是想说明啥,只是想让姑娘们知道,买周边什么的是让自己开心,喜欢老叶本身也让人快乐,知道官方做过什么是什么态度才能合理消费,为了信仰发电最后却被打脸,那种心情确实是非常非常不好受的。

要是觉得不想买了给自己添个小裙子口红啥的不也很好吗,老叶第一弹粘土快要补款,又还有第二弹粘土,也都挺好的。

愿每一位同担爱意长存: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出这条长微博,接下就看你们的啦!

2017.05.2614:00更新: 错字问题已更正,为集中扩散,增加热度,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2017.05.26 17:00 更新:现在阅文已经公关在tag下屏蔽了这条微博,只有拜托同担们尽可能多地转发传播了。宁可蚍蜉撼树,绝不坐以待毙。

2017.05.26 *:20更新:长微博屏蔽已解除,谢谢各位姑娘的努力!另外,有姑娘提醒长微博组,有人在微博不停举报,所以如果发现搜索搜不出来,多试几次:)

2017.05.27 15:20 更新:记录,截止此时,转发12000,评论2730。长微博忽然被买水军疯狂转发,不负责任地预测一下,大概马上就有人会来指责我们“黑子买水军闹事污蔑官方”“竞争对手在抹黑阅文”了吧:)

2017.10.01 22:42 更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3个月过去,居然还要因为全文被和谐而再次编辑修改(7张长图全部显示为“非礼勿视哦”:)


【all叶/韩叶】锋芒(架空)

           好久不见?是不是该这么说?😂
                 陆
         “啊……阿嚏!”

        叶修放下调酒瓶,背过身子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不知怎么感觉后背一凉。

        怎么感觉有点心虚?叶修继续晃来晃去地调着酒,心里悄悄嘀咕。今天他是出去抽的烟啊?应该没惹老板娘生气……吧?

         “呐,您的酒。”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叶修也没误了手上的活,把调好的酒放在客人面前,然后习惯性的抖出一根烟放在嘴里。

        “叶修!调酒时不许抽烟!!”

        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穿透了人们的谈话声和背景音乐如猛虎般袭来。

        刚想拿起酒杯的客人手抖了抖,心有余悸地放下酒杯。看着走过来的陈果,那个客人摸了摸鼻子,打趣道:“陈老板还是这么……啊,魄力十足啊……”

        客人也算是老顾客,陈果自然认识,点了点头,又瞪向叶修。

         “抽烟呢?”

        “没,哪能啊。”叶修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您看这不是没点着吗。”

        陈果气哼哼:“你要是实在忍不住那就出去抽,按理酒吧里的员工在这里是不能抽烟的。”

        “好嘞,那我就先出去了老板娘?”说着叶修抬起手,算是跟客人打了个招呼,还没等陈果反应过来,一溜烟窜了出去。出去后,还不死心似的把头又探了回来,“老板娘别生气啊,您要是再震动着地板回去,我觉得,咱们快该修地板了。”

         “滚!”陈果顺手就抄起一个杯子,想了想又放下了。开玩笑!杯子摔坏了还得自己再买!等到她找到一个摔不坏又打不伤人的东西时,叶修早就跑出去了。

        陈果一看正主都走了,自己在这里生气也不是个事,又气哼哼地用力踏着地板走了回去。只是可怜了刚刚的那个老顾客和地板,老板娘临走前是不是瞪了他一眼啊……?他……他应该没赊账不还什么的吧……?有点吓人啊……QAQ还有,这个地板……刚刚那个调酒的小哥……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用力震动着地球,陈果走到了唐柔旁边,抱怨着:“什么人啊这是!”

        唐柔努力忍着笑,拍拍陈果的胳膊,“好嘛,果果,别生气。我觉得叶修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陈果叹气,“有意思是没错,但是……诶,你说叶修这个人吧,要是说厉害也是没错。谁能把自己差点给折腾死过两天又活蹦乱跳的?”她眼睛余光瞟到刚刚缓过劲来的顾客,一拍掌,“对了,还有这个!”这句话反而把那位客人又吓得一哆嗦,“还有这个调酒这事!他只不过看别人调了一遍酒就学会了?还能甩出花来?还有还有!咱们第一天见到他时,他身上是不是有铠甲什么的?所以他应该是个战士没错!但是!问题就来了!这么厉害的一个战士,应该不是那种普通战士吧?最起码应该有个一官半职的,他却甘心在咱们这里当一个调酒师?!”

        “哟,老板娘,您可别嫌弃啊。别说是调酒师,服务员甚至是酒保那种看场子什么的,我照样能做!只要你……”叶修突然冒出来,两手插兜,懒洋洋地说,“包吃住就行!”

        “你妹!”

        

        嘭,嘭,嘭……拳头击打沙袋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一下比一下用力,韩文清黑着脸一下又一下地打着沙袋。最后……

        咚!韩文清最后一个发力,把沙袋打飞,嵌在墙壁里。沙袋被打破,正汩汩地向外流着沙。一旁的机器“滴”地冒出一声响——

        “日常训练完成,请合理安排余下时间。”

        韩文清拿起毛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一扭头看见了掐着点过来的张新杰。

         “有事?”

        “是的,之前安排的调查有结果了。”

         韩文清的眼神锐利了起来,“说。”

        “是这样,根据这次的调查表明,之前的猜测没错,已经确定嘉世有了动荡。而且种种迹象表明,除了之前怀疑的叶秋,还有一人举动异常……”

        突然警报声响起,打断了张新杰的报告。

        “警报。警报。有入侵者入境。警报。警报。有入侵者入境。”

        听到这个声音,霸图的战士们放下手中的训练,紧张却不失秩序地做着准备。

         “怎么回事?”韩文清走到指挥中心,大屏幕上显示的是霸图境内的情况。霸图外部的保卫系统正一丝不苟地执行着自己的任务,大炮轰击,枪械乱射……一个又一个陷阱被触发,却被闯入者一次又一次躲过去。

        “一个人?”张新杰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向前一步,把云屏幕放大。只见屏幕中不断跳跃、躲避的那个人手里拿着一口重炮,冲着保卫机关开了一炮。

        爆炸激起的余波把来人的长发吹动,一扭头,所有人都看清了她的面容。

        “是嘉世的苏沐橙!”

        “停止攻击!”韩文清突然拍了一下桌子,张新杰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在其他战士因为不情愿或没反应过来而没能立即做出反应时,先一步终止了攻击防卫系统。

        意识到攻击停止,苏沐橙也停止了攻击。一手按着乱飞的头发,另一手却没有马上放下吞日的炮口。她依然保持着警惕。

        屏幕里,苏沐橙似乎找到了监控系统。只见她对着屏幕,像是看着霸图众人似的做出口型:

        我要见韩文清!

        

求文

如题,占tag抱歉
想看韩叶哨向类的文,QAQ觉得他们两个哨向什么的好搭啊!!!
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