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阳光

上学了,嗯…医学…所以……更文随心?

春山长明:

看到很多姑娘还挺吃惊这件事的,默默的把当年的长微博捞上来,那时是17年老叶生日之前,那天晚上我搜微博,好多好多姑娘都不知所措战战兢兢,都是特别特别绝望难过的样子。那时候已经是17年了,而在15,16年期间叶粉一直在忍受着各种骚操作,17年忍到极限才彻底爆发,当时做的特别仓促,好像还有很多骚操作没总结进去,比方说全职高手出手游里面结果没有君莫笑啥的……我记得我当时看到这条微博时真的是猛男落泪了(。)

捞这条也不是想说明啥,只是想让姑娘们知道,买周边什么的是让自己开心,喜欢老叶本身也让人快乐,知道官方做过什么是什么态度才能合理消费,为了信仰发电最后却被打脸,那种心情确实是非常非常不好受的。

要是觉得不想买了给自己添个小裙子口红啥的不也很好吗,老叶第一弹粘土快要补款,又还有第二弹粘土,也都挺好的。

愿每一位同担爱意长存: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出这条长微博,接下就看你们的啦!

2017.05.2614:00更新: 错字问题已更正,为集中扩散,增加热度,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2017.05.26 17:00 更新:现在阅文已经公关在tag下屏蔽了这条微博,只有拜托同担们尽可能多地转发传播了。宁可蚍蜉撼树,绝不坐以待毙。

2017.05.26 *:20更新:长微博屏蔽已解除,谢谢各位姑娘的努力!另外,有姑娘提醒长微博组,有人在微博不停举报,所以如果发现搜索搜不出来,多试几次:)

2017.05.27 15:20 更新:记录,截止此时,转发12000,评论2730。长微博忽然被买水军疯狂转发,不负责任地预测一下,大概马上就有人会来指责我们“黑子买水军闹事污蔑官方”“竞争对手在抹黑阅文”了吧:)

2017.10.01 22:42 更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3个月过去,居然还要因为全文被和谐而再次编辑修改(7张长图全部显示为“非礼勿视哦”:)


在自己最喜欢cp的tag里面看到最不喜欢的cp……而且我喜欢的cp还是只有一点!还玻璃渣!!!!不开心!!!他们值得最好的啊!!QAQ

【all叶/韩叶】锋芒(架空)

           好久不见?是不是该这么说?😂
                 陆
         “啊……阿嚏!”

        叶修放下调酒瓶,背过身子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不知怎么感觉后背一凉。

        怎么感觉有点心虚?叶修继续晃来晃去地调着酒,心里悄悄嘀咕。今天他是出去抽的烟啊?应该没惹老板娘生气……吧?

         “呐,您的酒。”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叶修也没误了手上的活,把调好的酒放在客人面前,然后习惯性的抖出一根烟放在嘴里。

        “叶修!调酒时不许抽烟!!”

        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穿透了人们的谈话声和背景音乐如猛虎般袭来。

        刚想拿起酒杯的客人手抖了抖,心有余悸地放下酒杯。看着走过来的陈果,那个客人摸了摸鼻子,打趣道:“陈老板还是这么……啊,魄力十足啊……”

        客人也算是老顾客,陈果自然认识,点了点头,又瞪向叶修。

         “抽烟呢?”

        “没,哪能啊。”叶修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您看这不是没点着吗。”

        陈果气哼哼:“你要是实在忍不住那就出去抽,按理酒吧里的员工在这里是不能抽烟的。”

        “好嘞,那我就先出去了老板娘?”说着叶修抬起手,算是跟客人打了个招呼,还没等陈果反应过来,一溜烟窜了出去。出去后,还不死心似的把头又探了回来,“老板娘别生气啊,您要是再震动着地板回去,我觉得,咱们快该修地板了。”

         “滚!”陈果顺手就抄起一个杯子,想了想又放下了。开玩笑!杯子摔坏了还得自己再买!等到她找到一个摔不坏又打不伤人的东西时,叶修早就跑出去了。

        陈果一看正主都走了,自己在这里生气也不是个事,又气哼哼地用力踏着地板走了回去。只是可怜了刚刚的那个老顾客和地板,老板娘临走前是不是瞪了他一眼啊……?他……他应该没赊账不还什么的吧……?有点吓人啊……QAQ还有,这个地板……刚刚那个调酒的小哥……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用力震动着地球,陈果走到了唐柔旁边,抱怨着:“什么人啊这是!”

        唐柔努力忍着笑,拍拍陈果的胳膊,“好嘛,果果,别生气。我觉得叶修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陈果叹气,“有意思是没错,但是……诶,你说叶修这个人吧,要是说厉害也是没错。谁能把自己差点给折腾死过两天又活蹦乱跳的?”她眼睛余光瞟到刚刚缓过劲来的顾客,一拍掌,“对了,还有这个!”这句话反而把那位客人又吓得一哆嗦,“还有这个调酒这事!他只不过看别人调了一遍酒就学会了?还能甩出花来?还有还有!咱们第一天见到他时,他身上是不是有铠甲什么的?所以他应该是个战士没错!但是!问题就来了!这么厉害的一个战士,应该不是那种普通战士吧?最起码应该有个一官半职的,他却甘心在咱们这里当一个调酒师?!”

        “哟,老板娘,您可别嫌弃啊。别说是调酒师,服务员甚至是酒保那种看场子什么的,我照样能做!只要你……”叶修突然冒出来,两手插兜,懒洋洋地说,“包吃住就行!”

        “你妹!”

        

        嘭,嘭,嘭……拳头击打沙袋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一下比一下用力,韩文清黑着脸一下又一下地打着沙袋。最后……

        咚!韩文清最后一个发力,把沙袋打飞,嵌在墙壁里。沙袋被打破,正汩汩地向外流着沙。一旁的机器“滴”地冒出一声响——

        “日常训练完成,请合理安排余下时间。”

        韩文清拿起毛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一扭头看见了掐着点过来的张新杰。

         “有事?”

        “是的,之前安排的调查有结果了。”

         韩文清的眼神锐利了起来,“说。”

        “是这样,根据这次的调查表明,之前的猜测没错,已经确定嘉世有了动荡。而且种种迹象表明,除了之前怀疑的叶秋,还有一人举动异常……”

        突然警报声响起,打断了张新杰的报告。

        “警报。警报。有入侵者入境。警报。警报。有入侵者入境。”

        听到这个声音,霸图的战士们放下手中的训练,紧张却不失秩序地做着准备。

         “怎么回事?”韩文清走到指挥中心,大屏幕上显示的是霸图境内的情况。霸图外部的保卫系统正一丝不苟地执行着自己的任务,大炮轰击,枪械乱射……一个又一个陷阱被触发,却被闯入者一次又一次躲过去。

        “一个人?”张新杰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向前一步,把云屏幕放大。只见屏幕中不断跳跃、躲避的那个人手里拿着一口重炮,冲着保卫机关开了一炮。

        爆炸激起的余波把来人的长发吹动,一扭头,所有人都看清了她的面容。

        “是嘉世的苏沐橙!”

        “停止攻击!”韩文清突然拍了一下桌子,张新杰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在其他战士因为不情愿或没反应过来而没能立即做出反应时,先一步终止了攻击防卫系统。

        意识到攻击停止,苏沐橙也停止了攻击。一手按着乱飞的头发,另一手却没有马上放下吞日的炮口。她依然保持着警惕。

        屏幕里,苏沐橙似乎找到了监控系统。只见她对着屏幕,像是看着霸图众人似的做出口型:

        我要见韩文清!

        

求文

如题,占tag抱歉
想看韩叶哨向类的文,QAQ觉得他们两个哨向什么的好搭啊!!!
非常感谢!!

爱奇艺、乐视、优酷、芒果TV等全网VIP视频免费看 http://s.580xc.cn/qvyc.html?code=u53q21tZL3

挺好的😝

锋芒(架空) 【韩叶/all叶】

  唔……失踪人口回归……(๑´ㅂ`๑)

                   伍

       “团长。”张新杰拿着一个平板电脑对韩文清说,“下周是与嘉世的兵团演练。”

       “嗯。”点点头,韩文清看着张新杰。这件事霸图上下都知道,所以张新杰过来要说的肯定不止如此。

        “事实上……我发现了一些……情况。”很少见的,张新杰似乎在斟酌措辞,但他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摆弄了一下平板,把云数据立体化呈现在平板上方,以便韩文清分析。毕竟,这只是他的猜测,没有证据。因此,张新杰还是想根据韩文清的判断得出结论,然后做出下一步部署。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整理的规矩得过分的数据,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

        见韩文清没有表态,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继续说:“这些数据跟嘉世之前的数据相比,出现了不小的变化。

        “而且据说苏沐橙对嘉世对该军区保护力度不够反应激烈。”

        韩文清点点头,没有再多看那些数据一眼。确实有情况,但是不知为什么,韩文清却并不想这么快就下结论,只是说下周去嘉世时再调查一下。

        兵团演练,表面上是友谊赛的性质,但是各大兵团暗中免不了还是有一些明争暗斗。

        这次,霸图的士兵们格外痛快却又格外不痛快:嘉世这次打得真他妈的烂!甚至有些感觉良好的士兵觉得霸图的进步如此巨大。

        但是身为老兵的韩文清张新杰并不这么认为。若是说苏沐橙状态不好导致和叶秋的配合脱节勉为其难可以算是一个理由,但是下边的士兵这屎一样的表现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兵团演练军官级别的表现固然重要,但是士兵的演练才是举足轻重的。演练时,模拟仪器会把每个士兵的身体状况数据化,而且还会留有余地,毕竟还会有成长性和爆发性人才。系统会敏锐地检测每个士兵的情况并及时处理更改,而士兵会进入模拟战役,像痛觉这样的感官不会有什么变化。唯一不同的是,无论受了多重的伤,只要没有死亡,战斗结束后便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若是在模拟战斗中死亡,身体便会虚弱一段时间,程度因人而异。所以,士兵演练中,士兵们的整体素质和配合情况是战斗胜利的关键。

        因此,就算单兵作战能力不是十分出色的兵团,也不容轻易小视。换句话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雷霆兵团就是如此,他们没有格外强硬的单兵战力,但是因为有肖时钦这样的战术大师,而且兵团上下一心,他们无条件相信以及服从他们的团长。所以士兵演练时他们的士气格外高涨,敌人一不小心就会栽跟头。

        但是问题来了,身为四大战术大师之一,而且是四个人里面唯一的攻坚手叶秋,当然不是不知道这点,但是这次普通士兵战斗欲望似乎并不高。刘皓等人的不配合是霸图早就看出来的,但是这次似乎出了新问题……?

        张新杰一边指挥作战一边思考着,苏沐橙前半段不在状态失误频频,但是后阶段似乎调整过来了,而且进攻比之前更加犀利,足以让同期入伍的张新杰诧异。

        但是,直到演练结束,韩文清都没有说些什么,他只是皱着眉,像是在思索什么。

        “团长?”张新杰推着眼镜问。他倒不是没发现什么,但是仅仅是觉得嘉世兵团内部有些矛盾,其他的便再看不出。

        韩文清却还是摇着头,他觉得不对劲,但具体是什么不对劲,他说不上。

        “呦,老韩!”

        一个声音懒懒地从走廊拐角处传来,韩张两人都停下了脚步。

        “叶秋前辈。”张新杰首先问好。

        “新杰好啊。”叶秋挥了挥手,笑眯眯地说道,“老韩还是老样子啊,我跟你说,嘉世可不会再把钱包给你!”

        韩文清冷哼一声,没有搭理他。叶秋也显得毫不在意,笑笑,说:“诶老韩我说你们霸图别太嚣张,下次一定是我们赢,可别害怕喽!”

        “哦?你是在和我说话?”韩文清一挑眉,说道,“那就场上见。”

        说完,没等叶秋回答,径自离开。

        待走远了以后,张新杰又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团长?”他觉得不对劲,因为就算外界再怎么传言韩文清和叶秋关系不好这也只是传言。而且,韩文清虽然长相很强势,但应有的礼仪什么的倒是无可挑剔。他很少会这么直接离开,要是看谁不顺眼,更可能的是把他大骂一顿后再大步走开。

        “哼,那个不是叶秋。”韩文清又冷哼一声。

        “什么?”饶是张新杰也被这句话的信息量震惊了。

        “嘉世一定有问题。呵,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韩文清大步走在前面,脸黑得能滴出墨水来。

        “回霸图,彻查嘉世!”

        他很生气。

        叶秋那个家伙竟然还给他玩失踪!那好等他把他找出来,一定要揍死他!
           

电脑排版跟手机排版好像不太一样??怎么回事……算了,就这样吧……

【all叶/韩叶】锋芒(架空)

                                      肆


        “我叫叶修。”

  

        “啥?叶秋?你是叶秋?”陈果不敢置信地叫道。


        “果果,是叶修啦。”唐柔拿着从叶修口袋里掉出的身份证说。


        “我就说嘛,叶秋大神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咳,是吗……”叶修笑笑,但笑的动作牵扯到脸上的伤口,倒是让他呲牙咧嘴了一会。


        “你知道叶秋吧?我跟你讲,他可厉害了!咱们嘉世这一块儿的太平可多亏了他!还有苏沐橙!她是我最喜欢的战士了!!”


        就在陈果滔滔不绝地歌颂叶秋和苏沐橙的伟大的时候,叶修却没坚持住,睡了过去。


        “诶你……”发现伤者没听自己的讲话时,陈果显得有些失望,却也没追究,“算了……他应该也是累坏了。”


        “只不过,他这伤……说实话,刚把他捡回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得亏这人命大。”


        “嗯,只睡了一周就醒了。”唐柔看着叶修布满老茧的手,赞同了一句后陷入了沉思。












        一人穿着休闲装,手里拿着根香烟,散漫的靠在树旁。风吹落一片叶,落在他的头上。被随意捆起来的长发随风舞动着,那人却丝毫不在意。


        “叶团长。”


        听见有人唤,那人微微回头。


        “有事?”


        刘皓听从陶轩的指令过来“请”叶秋过去,但看见这张熟悉又令人厌恶的脸……


        “陶市长叫您过去一趟。”


        叶秋点点头,没说什么,提着水管就走,留下刘皓一人在后面磨牙。


        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厌恶!虽然现在听命与陶轩,虽然他早已经……但还是一样的让人恶心!





        叶秋穿过长长的走廊,无视着旁人的眼光。在他的记忆里,别人这么看他好久了。不过,之前的“叶秋”就没有在意过,现在就更不会。


        不过是一群普通人罢了。


        原来的“叶秋”似乎很介意陶轩的所作所为,但是现在他基本上是毫不在乎。


        这是……记忆吧。麻烦……现在,只要听陶轩的就好了。记忆……只是用来取信于他人的。


        这么想着,“叶秋”推开了市长办公室的门。


        “这种事情!与我们脱不了干系!”


        办公室里,一个女声愤怒的斥责着。


        “这些强盗们我不相信他们会那么强大,强到能够在一队战士的手中绑架一群孩子还能毫发无伤地逃走!”很少见的,苏沐橙会用这么大的嗓音说话,显然是动了真怒。


        “强盗们会以孩子们做人质……那些战士们怕伤到他们……”陶轩揉着眉头,一脸不耐地说。


        “那当时的部署呢?要知道事故的发生地点,正是那队战士集合的区域!能发生这样的事!难道不应该承认是队伍的问题吗?”沐橙气愤地捏紧拳头,头发在闪着亮光劈啪作响——这正是她情绪激动时的反应。


        “最重要的是!我没有看见任何一个士兵!对这件事做出回应!一个都没有!要不是我出去看见孩子的父母,根本不会知道这件事!”


        要是平时,真的没有人能看见愤怒的苏沐橙是什么样子的。沐橙一直以来都是能保持很好的风度,但是这次,是真的触碰到了她的底线。


        就在她怒极要不自觉地幻化出吞日的时候,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沐橙,”那人说,“冷静。没什么。”


        听到熟悉的声音说要自己冷静时,苏沐橙本已经冷静了不少,周身的气焰也都平静了下去。但是又听到了后面一句。


        “没什么?”苏沐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这没什么,”叶秋点点头,“我还有事和陶市长说,能麻烦你先出去一下吗?”


        苏沐橙虽然心怀不甘,但看了叶秋和陶轩一眼,还是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待脚步声走远,陶轩才放下一直搭在额头上的手,看着叶秋。


        看了一会,“叶秋”单膝跪下。


        “你知道我叫你来是为了什么吗?”


        “叶秋”低下头:“不知道。”


        “下周是与霸图兵团间的演练,”陶轩又把眉皱了起来,手无意识的翻弄着桌子上的文件。“其他人还好说,胜负也不论。但是韩文清是叶秋十年的对手,对‘你’很是熟悉。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明白。”


        “还有刚才苏沐橙说的那件事。”陶轩紧紧盯着“叶秋”,眼神锐利,想要在他脸上找出一些波动。“你怎么看?”


        “无所谓,”“叶秋”表情毫无波澜,“只要是您希望的,我都会完成。”


        陶轩点点头。


        “不过,有些事,还是要做的别那么显眼才好。”最后,“叶秋”补上了一句。


        “那是自然。”陶轩看起来还是很满意,“行了,你回去吧。不要忘了下周的事。”


        “是。”






        打开门,走出办公室,“叶秋”好像无意间扫过走廊一边的拐角处,顿了一下,还是若无其事地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拐角处,苏沐橙脸色苍白,死死地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听见脚步远去,她才放下手,靠着墙,缓缓地滑倒在地。缓了一会,又摇摇晃晃地站起,扶着墙,跌跌撞撞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叶……修?那是谁?你……到底怎么了?!




—————————————————————————————————————————————





卡文了……下章老韩出场!


【all叶/韩叶】锋芒(架空)

                   叁

        叶……叶修?

        苏沐橙的神情先由不敢置信到狂喜再到有点迟疑。

        为什么,陶轩会在叶修身边?

        没来得及想太多,苏沐橙就已经抛下自己的训练搭档冲了过去。

        看见苏沐橙快步走过来,叶秋和陶轩都停下了脚步。

       “沐橙,有什么事吗?”陶轩笑眯眯地看着她,俨然一副慈祥长者的模样。

        看着眼前嘴里仍然叼着烟,手里拿着水管,一脸懒散却面带笑意看着自己的叶秋,虽然对陶轩还有所忌惮,但沐橙还是放下了心。

        “你这两天去哪里了,担心死我了!”没搭理陶轩,苏沐橙自顾自的拉住叶秋。

        “叶团长前几天跟我们做了一些研究。”陶轩貌似没有注意到苏沐橙的无礼,仍然笑眯眯地说。

        “行啦,你看哥什么时候有事过?”叶秋一脸的不在乎,“没事的。”说着,甚至揉了揉沐橙的头。

        看着叶秋,莫名的,苏沐橙安心了下来。没错,他总是能这么笑着面对任何挑战。无论是在什么问题,他都能解决。

        看来,上次的事,应该也是解决完了。一定没问题的!苏沐橙这么想。

        虽然安心下来,但是内心还是有些疑惑是怎么回事……那可是爆炸啊……真的没问题吗……还以为他……

        重新返回投入训练的苏沐橙用力地摇了摇头。算了,一定没问题的!他可是叶修啊!

        能在爆炸中生还下来……真的是太好了!



        “果果快过来!这儿有个人!”

        “靠!这么重的伤!别不是黑社会的吧?不管了,先弄回去再说!”

        “我去……小柔啊,你看看,这么重的伤……竟然还没死?”一个扎着马尾辫的漂亮女人半蹲在床边似乎想戳一下床上的伤员,但是因为床上的人身上没有一块好肉而下不去手。

        “应该是之前看见的那块胸甲,挡住了要害。不过确实,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活着真是个奇迹。”被称作小柔的女生赞同,眼睛却看向伤者的虎口。从虎口的老茧可以看出,这个人似乎经常握着什么东西,但就算如此,也不难看出这双手原来的纤细修长。

        “这个家伙……头发怎么这么长啊……还配上个胸甲?cosplay?”

        “诶?果果,他好像动了!”

        断断续续的,叶修好像听见耳边有一只苍蝇一直在乱叫。什么奇迹……头发……胸甲什么的。

        唔……苍蝇长出头发穿着胸甲也确实是个奇迹了……他迷迷糊糊地想。然后就是无尽的黑暗,就这样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管,是一件多么轻松的事啊。

        确实,要不我再睡一会……

        叶秋!

        一声怒吼炸响在叶修耳边,唤醒了他有些涣散的神智。

        行啦,别叫了……我不就是想多睡一会吗……

        叶修哥!不能睡!!

        这次是……沐橙啊……好吧,我不会……

        这么想着,叶修的神智却再一次模糊。

        叶秋!!醒过来!!

        诶你烦不烦,连我的名字都没叫对还这么凶。

        别废话!快醒!

        ……唉,好吧……你这人……本来还想偷点懒的……

        “唔!”闷哼一声,醒过来的叶修最先感受到的不是别的,而是浑身火烧火燎的疼痛。

        这么痛啊……早知道再多睡会呗……

        叶修最怕痛了,但同时,他也最能忍痛了。说真的,不论身上受了多重的伤,旁人也很难听到叶修呼一声痛。方才是是在没有防备才哼出了声。

        睁开眼……呃……睁不开眼?

        叶修感觉自己的脸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只在鼻孔嘴巴眼睛的地方留了缝隙。但是……

        就算这样也睁不开眼啊!谁缠的这么紧……

        吃力地抬起手想整理一下脸上貌似麻绳实则绷带的东西,叶修却发现四周安静得过分。

        没错,当原本还在讨论的昏迷中的对象突然哼了一声,继而又缓缓把手抬起来,就算是神经大条如陈果,也会觉得多少有些诡异。

        陈果看着那个人用手把眼边的绷带稍微拽开了一点,动了动身子似乎是想坐起来,但因扯到了腹部的伤只好乖乖躺着,这时才想起来说些什么。

        “那个……你醒啦?”说完她都觉得自己在冒傻气。

        伤者顿了一下,把头转向声音的源头。陈果看到的是被缠的像木乃伊似的头上闪动的亮晶晶的眼睛。

        又愣了一会,她才清醒过来。摇摇头,问了一大串问题。

        “你是谁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怎么还是长头发是cosplay么你是黑社会吗哦对了我叫陈果那边的美女叫唐柔看你不像是坏人是我们把你救回来的……”

        伤者被问懵了,眨巴眨巴眼。这姑娘……说话真直接啊,什么是不是黑社会都问上了。最后他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我叫叶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