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阳光

二次元妹子

电脑排版跟手机排版好像不太一样??怎么回事……算了,就这样吧……

【all叶/韩叶】锋芒(架空)

                                      肆


        “我叫叶修。”

  

        “啥?叶秋?你是叶秋?”陈果不敢置信地叫道。


        “果果,是叶修啦。”唐柔拿着从叶修口袋里掉出的身份证说。


        “我就说嘛,叶秋大神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咳,是吗……”叶修笑笑,但笑的动作牵扯到脸上的伤口,倒是让他呲牙咧嘴了一会。


        “你知道叶秋吧?我跟你讲,他可厉害了!咱们嘉世这一块儿的太平可多亏了他!还有苏沐橙!她是我最喜欢的战士了!!”


        就在陈果滔滔不绝地歌颂叶秋和苏沐橙的伟大的时候,叶修却没坚持住,睡了过去。


        “诶你……”发现伤者没听自己的讲话时,陈果显得有些失望,却也没追究,“算了……他应该也是累坏了。”


        “只不过,他这伤……说实话,刚把他捡回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得亏这人命大。”


        “嗯,只睡了一周就醒了。”唐柔看着叶修布满老茧的手,赞同了一句后陷入了沉思。












        一人穿着休闲装,手里拿着根香烟,散漫的靠在树旁。风吹落一片叶,落在他的头上。被随意捆起来的长发随风舞动着,那人却丝毫不在意。


        “叶团长。”


        听见有人唤,那人微微回头。


        “有事?”


        刘皓听从陶轩的指令过来“请”叶秋过去,但看见这张熟悉又令人厌恶的脸……


        “陶市长叫您过去一趟。”


        叶秋点点头,没说什么,提着水管就走,留下刘皓一人在后面磨牙。


        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厌恶!虽然现在听命与陶轩,虽然他早已经……但还是一样的让人恶心!





        叶秋穿过长长的走廊,无视着旁人的眼光。在他的记忆里,别人这么看他好久了。不过,之前的“叶秋”就没有在意过,现在就更不会。


        不过是一群普通人罢了。


        原来的“叶秋”似乎很介意陶轩的所作所为,但是现在他基本上是毫不在乎。


        这是……记忆吧。麻烦……现在,只要听陶轩的就好了。记忆……只是用来取信于他人的。


        这么想着,“叶秋”推开了市长办公室的门。


        “这种事情!与我们脱不了干系!”


        办公室里,一个女声愤怒的斥责着。


        “这些强盗们我不相信他们会那么强大,强到能够在一队战士的手中绑架一群孩子还能毫发无伤地逃走!”很少见的,苏沐橙会用这么大的嗓音说话,显然是动了真怒。


        “强盗们会以孩子们做人质……那些战士们怕伤到他们……”陶轩揉着眉头,一脸不耐地说。


        “那当时的部署呢?要知道事故的发生地点,正是那队战士集合的区域!能发生这样的事!难道不应该承认是队伍的问题吗?”沐橙气愤地捏紧拳头,头发在闪着亮光劈啪作响——这正是她情绪激动时的反应。


        “最重要的是!我没有看见任何一个士兵!对这件事做出回应!一个都没有!要不是我出去看见孩子的父母,根本不会知道这件事!”


        要是平时,真的没有人能看见愤怒的苏沐橙是什么样子的。沐橙一直以来都是能保持很好的风度,但是这次,是真的触碰到了她的底线。


        就在她怒极要不自觉地幻化出吞日的时候,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沐橙,”那人说,“冷静。没什么。”


        听到熟悉的声音说要自己冷静时,苏沐橙本已经冷静了不少,周身的气焰也都平静了下去。但是又听到了后面一句。


        “没什么?”苏沐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这没什么,”叶秋点点头,“我还有事和陶市长说,能麻烦你先出去一下吗?”


        苏沐橙虽然心怀不甘,但看了叶秋和陶轩一眼,还是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待脚步声走远,陶轩才放下一直搭在额头上的手,看着叶秋。


        看了一会,“叶秋”单膝跪下。


        “你知道我叫你来是为了什么吗?”


        “叶秋”低下头:“不知道。”


        “下周是与霸图兵团间的演练,”陶轩又把眉皱了起来,手无意识的翻弄着桌子上的文件。“其他人还好说,胜负也不论。但是韩文清是叶秋十年的对手,对‘你’很是熟悉。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明白。”


        “还有刚才苏沐橙说的那件事。”陶轩紧紧盯着“叶秋”,眼神锐利,想要在他脸上找出一些波动。“你怎么看?”


        “无所谓,”“叶秋”表情毫无波澜,“只要是您希望的,我都会完成。”


        陶轩点点头。


        “不过,有些事,还是要做的别那么显眼才好。”最后,“叶秋”补上了一句。


        “那是自然。”陶轩看起来还是很满意,“行了,你回去吧。不要忘了下周的事。”


        “是。”






        打开门,走出办公室,“叶秋”好像无意间扫过走廊一边的拐角处,顿了一下,还是若无其事地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拐角处,苏沐橙脸色苍白,死死地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听见脚步远去,她才放下手,靠着墙,缓缓地滑倒在地。缓了一会,又摇摇晃晃地站起,扶着墙,跌跌撞撞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叶……修?那是谁?你……到底怎么了?!




—————————————————————————————————————————————





卡文了……下章老韩出场!


【all叶/韩叶】锋芒(架空)

                   叁

        叶……叶修?

        苏沐橙的神情先由不敢置信到狂喜再到有点迟疑。

        为什么,陶轩会在叶修身边?

        没来得及想太多,苏沐橙就已经抛下自己的训练搭档冲了过去。

        看见苏沐橙快步走过来,叶秋和陶轩都停下了脚步。

       “沐橙,有什么事吗?”陶轩笑眯眯地看着她,俨然一副慈祥长者的模样。

        看着眼前嘴里仍然叼着烟,手里拿着水管,一脸懒散却面带笑意看着自己的叶秋,虽然对陶轩还有所忌惮,但沐橙还是放下了心。

        “你这两天去哪里了,担心死我了!”没搭理陶轩,苏沐橙自顾自的拉住叶秋。

        “叶团长前几天跟我们做了一些研究。”陶轩貌似没有注意到苏沐橙的无礼,仍然笑眯眯地说。

        “行啦,你看哥什么时候有事过?”叶秋一脸的不在乎,“没事的。”说着,甚至揉了揉沐橙的头。

        看着叶秋,莫名的,苏沐橙安心了下来。没错,他总是能这么笑着面对任何挑战。无论是在什么问题,他都能解决。

        看来,上次的事,应该也是解决完了。一定没问题的!苏沐橙这么想。

        虽然安心下来,但是内心还是有些疑惑是怎么回事……那可是爆炸啊……真的没问题吗……还以为他……

        重新返回投入训练的苏沐橙用力地摇了摇头。算了,一定没问题的!他可是叶修啊!

        能在爆炸中生还下来……真的是太好了!



        “果果快过来!这儿有个人!”

        “靠!这么重的伤!别不是黑社会的吧?不管了,先弄回去再说!”

        “我去……小柔啊,你看看,这么重的伤……竟然还没死?”一个扎着马尾辫的漂亮女人半蹲在床边似乎想戳一下床上的伤员,但是因为床上的人身上没有一块好肉而下不去手。

        “应该是之前看见的那块胸甲,挡住了要害。不过确实,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活着真是个奇迹。”被称作小柔的女生赞同,眼睛却看向伤者的虎口。从虎口的老茧可以看出,这个人似乎经常握着什么东西,但就算如此,也不难看出这双手原来的纤细修长。

        “这个家伙……头发怎么这么长啊……还配上个胸甲?cosplay?”

        “诶?果果,他好像动了!”

        断断续续的,叶修好像听见耳边有一只苍蝇一直在乱叫。什么奇迹……头发……胸甲什么的。

        唔……苍蝇长出头发穿着胸甲也确实是个奇迹了……他迷迷糊糊地想。然后就是无尽的黑暗,就这样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管,是一件多么轻松的事啊。

        确实,要不我再睡一会……

        叶秋!

        一声怒吼炸响在叶修耳边,唤醒了他有些涣散的神智。

        行啦,别叫了……我不就是想多睡一会吗……

        叶修哥!不能睡!!

        这次是……沐橙啊……好吧,我不会……

        这么想着,叶修的神智却再一次模糊。

        叶秋!!醒过来!!

        诶你烦不烦,连我的名字都没叫对还这么凶。

        别废话!快醒!

        ……唉,好吧……你这人……本来还想偷点懒的……

        “唔!”闷哼一声,醒过来的叶修最先感受到的不是别的,而是浑身火烧火燎的疼痛。

        这么痛啊……早知道再多睡会呗……

        叶修最怕痛了,但同时,他也最能忍痛了。说真的,不论身上受了多重的伤,旁人也很难听到叶修呼一声痛。方才是是在没有防备才哼出了声。

        睁开眼……呃……睁不开眼?

        叶修感觉自己的脸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只在鼻孔嘴巴眼睛的地方留了缝隙。但是……

        就算这样也睁不开眼啊!谁缠的这么紧……

        吃力地抬起手想整理一下脸上貌似麻绳实则绷带的东西,叶修却发现四周安静得过分。

        没错,当原本还在讨论的昏迷中的对象突然哼了一声,继而又缓缓把手抬起来,就算是神经大条如陈果,也会觉得多少有些诡异。

        陈果看着那个人用手把眼边的绷带稍微拽开了一点,动了动身子似乎是想坐起来,但因扯到了腹部的伤只好乖乖躺着,这时才想起来说些什么。

        “那个……你醒啦?”说完她都觉得自己在冒傻气。

        伤者顿了一下,把头转向声音的源头。陈果看到的是被缠的像木乃伊似的头上闪动的亮晶晶的眼睛。

        又愣了一会,她才清醒过来。摇摇头,问了一大串问题。

        “你是谁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怎么还是长头发是cosplay么你是黑社会吗哦对了我叫陈果那边的美女叫唐柔看你不像是坏人是我们把你救回来的……”

        伤者被问懵了,眨巴眨巴眼。这姑娘……说话真直接啊,什么是不是黑社会都问上了。最后他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我叫叶修。”

我觉得……我好像……该写一下文了……

【all叶/韩叶】锋芒(架空)

             贰

       顶着微微发红的眼睛,苏沐橙走出宿舍。她是战士之一,当然是要例行训练和与别人配合。虽然精神不佳,但她还是会认认真真完成每一项任务。

       然而今天似乎有些不同。

       喀、喀……有脚步声。

       偌大的训练室,训练时武器碰撞发出的铮铮声、力气爆发时战士的嘶吼声……本来应该是听不见微乎其微的脚步声的,但不知怎么,苏沐橙就是听见了。若是在平时,她也不会因为好奇而抬头看来人是谁,但是今天……

       是陶轩。

       看见是他,苏沐橙刚想埋头继续训练,却发现他身后跟了一个人。

       熟悉的身形让苏沐橙瞪大了双眼,红了眼眶。但一瞬间,她又生生止住了想要奔过去的脚步。

       叶……叶修?

          (一天之前)

       哒哒哒……哒哒哒……刘皓在市长办公室门前焦急地踱着步。

       咔哒,门应声洞开。

       看见出来的人是谁,刘皓眼睛闪了一下。

       “崔经理,这事您看……?”

       “今晚,在研究所外等着。”

       听见这话,刘皓显然高兴若狂,但碍于崔立在身旁,他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

       崔立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拿着文件夹走远了。刘皓见他走远,兴奋地一挥拳:“叶秋!你也有今天!”


       晚上,在郊区的一群废弃建筑物周围,一群乌鸦受惊而起,打破了夜的宁静。

       刘皓本来是急匆匆的向这里赶来,看见前方有人,忙换了一个姿态,装作丝毫不在乎的镇定态度走过去。

       “刘团长。”陈夜辉先出声打招呼。

        刘皓是兵团的副团长,但是陈夜辉却故意省去了“副”这个字,让刘皓听着心情舒畅。叶秋死了,自己可不就是团长了?虽然平常陈夜辉也是这样叫,但刘皓今天觉得他格外顺眼。这便是小人物的智慧了。

       “市长。”刘皓毕恭毕敬地叫道。

        陶轩点了点头,瞟了他们二人一眼。虽然他真心瞧不起这两个人,但面子上的掩饰是应该有的。正所谓宁得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但是不知,叶修是不懂这个道理,还是叶修是君子了。

       “那……接下来?”陈夜辉试探地问。

       陶轩正负手站在一栋建筑物外,正是崔立口中的研究所。与四周的废弃建筑物不同,这研究所虽然外观残破,但似乎内部设备精良。这时研究所大门紧闭,里面机器运转呜呜响个不停。

       这时,突然研究所里传出一阵闷响。紧接着,一阵阵冲击波便由研究室为中心向外扩散,似一阵狂风吹向众人。

       两个战士手拿重盾挡在陶轩身前,刘皓被冲击波撞得后退一步,陈夜辉干脆就被打得趴在地上,想着站起来也会被打倒,干脆就这么趴着,不站起来了。

       四下里,乌鸦蝙蝠都被惊得飞起,叫声在黑暗中久久回荡不停。

       待一切都恢复平静,陶轩抬头看向两个战士,两个人战战兢兢地对视一眼,以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拿着盾,走向研究所。

       研究所门开了。

       众人皆屏息凝神,两个战士几乎快紧张致死了。

       门开后,先涌出的是一团团雾气,好像是谁在门前撒了一袋子干冰。待雾气稍微消散,隐约能看出有人正从研究所里走出来。

       两个战士站的最近,看的也最清楚,当看见走出来的人是谁后,都骇得连退几步。

       这下刘皓看清出来的人是谁了。他瞪大了双眼,一脸的厌恶惊恐与不敢置信。

       是叶秋。      

       陶轩似乎很满意。走上前,看着这个手持战矛,意气风发的人。那人与平常别无二致,微微上扬的嘴角,懒散却又锐利的眼神——正是嘉世兵团的团长——叶秋!

       陶轩抬头,对来人说道:“告诉我你是谁。”

       叶秋把却邪往旁边一戳,自己半跪而下,沉声道:“一叶之秋,叶秋!”

分是命根

【all叶/韩叶】锋芒(架空)

        壹
       
        叶秋死了。

        这也许是嘉世里的某些人希望的,但这绝不是嘉世希望的。

        当然,陶轩需要叶秋。但他需要的是一个可以操控的叶秋,一个斗神叶秋。而不是那个自作主张,什么都不在乎却又什么都能得到的叶秋。

        既然如此,那么……“叶秋”不能死,至少,这个名字不能死。

        “沐橙,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那个熟悉的背影说道,“答应我,不论发生什么,都要以自己的安全为主。”

        看着这个背影,苏沐橙红了眼眶。含着泪,摇头:“我不……”

         “哪怕是我有什么事,你也要先以自己为主。答应我,不论发生什么。”

        “不行!”脸上混着汗水和泪水,苏沐橙从梦中惊醒。愣愣的看着苍白单调的天花板,她脑海中那句无比残忍的话仍在回响。

        “答应我,先以自己的安全为主,哪怕是我有什么危险。”那时,叶秋手里捏着烟,眯着眼睛,却又意外认真地说,“无论发生什么。”

        看见苏沐橙面带担忧,他又笑着说:“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哥可是专业团长这么多年了。”

        没错,在这个年代,叶秋是一个传奇的名字。自古以来便有群雄逐鹿之说,而现在也未尝不是如此,各大兵团称霸一方,明争暗斗迭出不穷。明争,那正是一年一度的兵团演练;至于暗斗,不上大场合的切磋,小打小闹更是不可计数。而叶秋的名声,就是从战场上一点一点地打拼出来。

        当时时局动荡不安,各个地方均是一片散沙。但是自古乱世出英雄,这句话放到如今也是不错的。那时,凭空冒出一个蒙面青年。也许是打扮太像小偷强盗之流,倒是没什么人当回事。但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连真正面容都不敢叫别人看见的青年,愣是拿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掰下来的水管,打出了一条路。

        呃,你看的没错,是水管,那种普通的,装在家里通水的那种水管。

        当然,也不单单是个水管。在这种年代,想要保护自己,必然是要有能保命的本事。而在这世上,有一类人是得天独厚,能力超群,能变身的那种。所以,这水管一定有什么绝妙之处。

        当然这变身不是像什么小魔仙或是铠甲勇士之类,念个咒语口号什么,转几个圈摆几个造型什么的就能由上至下自带主角光环,换一身闪瞎人眼的衣服。但这能力也是普通人可遇不可求的。并不是是个人都能水管变战矛,裁纸刀变砍刀的。

        当然这并不绝对。这类人,我们姑且先叫他们战士。战士们的武器也是由他们自己的喜好、擅长的技能而定,而且还要找到本质差不多的东西来做武器的。比如叶修的战矛,实际上就是水管变的;黄少天、孙哲平的干脆就是普通的刀子变成的冰雨和大砍刀。也有例外,比如肖时钦的机械箱是他自己制作的。最让叶秋觉得眼红的,是张佳乐。随手一掏就是一把弹药,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武器是不是太过于显眼。试想,谁没事拿着个水管在街上晃,回头率一定是百分百。

        除此之外,在战斗状态的战士们也和平时略有不同。比如叶秋战斗时头发会变长,韩文清手上会出现个拳套,孙哲平眼睛变红之类的。所以,叶修总是在身边带上一个头绳,在战斗后扎头发。

        因此,在当时网上流传着这样一首打油诗:银战枪,金面郎,青丝斗神扫八方。

        银战枪自然是叶秋手里的战矛却邪,金面据说是叶秋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之前拿块布遮在脸上。但到底是像一些盗贼,不好看,于是嘉世市长陶轩专门找人给叶秋做了一副金灿灿的面具,显得威风凛凛。再加上手上战矛和飘飘长发,谁见了都得赞一句好儿郎。至于长发,天地良心,叶秋本不想留这么长的,奈何战斗确实频繁,就算是剪短,没过多久也得张长。于是索性不去管它,实在是太长便用矛刃削短一些。

        不管怎样,连续三届兵团演练冠军,把嘉世推上王朝的团长斗神叶秋的实力毋庸置疑。就算是后来嘉世排名下降,外界流言蜚语不断,从叶秋的老对手们也无一人胆敢小看他也可以看出叶秋实力之强。

        但是,就是这么实力强劲的叶秋,斗神叶秋竟会不明不白地死去,无论如何,这是苏沐橙无法接受的。

         

想挖个坑……但心情不好……QAQ

【all叶】生病时发现叶不羞在照顾我

我爱老韩爱得深沉!被屏蔽?重新发!

3.韩文清篇
        要知道,越是不经常生病的人生起病来就越是严重。

        现在是夏休期,韩文清没有待在战队里,而是在家里。因为太长时间没回家,家里没人打扫,霸图队长韩文清是回去做家务的。当然,做家务是一方面,做完家务自然是继续训练,活脱脱是把家当成了战队。

        但是今天,正在训练的韩文清却觉得一阵头昏眼花。

        看屏幕时间久了?一时间,他不禁有了这样的疑问,但又很快打消 。托霸图副队长的福,霸图全队上上下下都养成了良好的作息习惯,所以这个假设不成立。

        没想那么多,韩文清坚持着继续训练。当完成训练时,他站起身,又是一阵头昏脑涨,赶紧扶住电脑桌才没摔倒。

        哼了一声 ,韩文清意识到自己好像是生病发烧了。

        无所谓。虽然难受,但韩文清却只是皱了皱眉。扶着桌子,翻了翻抽屉,因为家里长时间没人住,所以意料之中没能找到药。

        “啧!” 没办法,实在是头疼,没精神。强忍着喝了杯热水,韩文清打算先睡上一觉,挺一挺,醒来应该就好多了。

        躺到床上 ,韩文清紧皱着眉钻进被窝里,昏昏沉沉地睡了。

        迷迷糊糊的,韩文清梦见自己的头被按进凉水里,难受的紧,一下子惊醒。睁开眼就看见一张嘲讽的脸离他特别近,着实把韩文清吓了一跳。

        来人也被吓了一跳。要知道,韩文清此时因为生病脸色特别差。外在表现就是:脸色特别黑。不论是谁,不说是害怕,吓一跳是一定有的。就算是某人,韩文清突然睁开眼,也把他吓了一跳。

        但也就是微微惊讶一下,某人马上又变成平日里的一副懒散的模样。

        “老韩啊,你可吓死我了。”

        韩文清不语,瞪了他一眼,这哪里是被吓到的样子!

        叶修也不恼,笑眯眯地拍拍韩文清额头上的湿毛巾。

        “老韩,生病啦?”

        韩文清哼了一声,不理会他这个问题,回过头来问他:“你怎么在这?”

        话一说出口,两人就都愣了一下。韩文清声音哑的不自然,像指甲挠过毛玻璃。

        “啧啧,老韩啊,病得不轻啊。”

        清了清嗓子,韩文清觉得嗓子舒服些了才开始说话。

        “你怎么在这?”

        “我怎么在这?唉,老韩你可让我好找。这不,我找你有事,去了你们霸图,结果只有保安大爷在。那警棒挥得,就差往我身上招呼了。谁想到你会回家啊,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呗。

        “霸图今天放假?队长和队员?网络也不上,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没想到还真让我猜对了,回家?”叶修模仿着小品里的语气,怪声怪气地说。

        “好容易到你家了,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声,我怕出了什么事,让开锁公司开的门。好家伙,人开锁小哥是你的粉丝,看见我要开你门,还以为我是来打架的。真是……霸图的人就是豪放啊……”

        韩文清头疼,不想搭理他,闭上眼睛不看他。

        不一会,身边却没了动静。虽然是韩文清先闭的眼,但身边没了动静,他还是睁开眼睛,看看叶修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不过,叶修确实是走开了。韩文清忽略了自己心头一点莫名的失望,又闭上了眼。

        唤醒韩文清的是一阵香气,香气扑鼻。让本就因为生病没胃口吃饭而没吃饭的韩文清发现:他饿了……

        “老韩啊,吃面不?”

        脑袋里充斥着“好饿好饿好饿”的回声时,这一声宛若天籁。

        “……吃,谢谢。”

        “还道什么谢,咱俩谁跟谁啊。吃吧!让你看看哥的手艺!”

        面吃到嘴里,果然很好吃。也是,苏沐橙听说是叶修那个家伙带大的,做饭水平应该还算不错。

         吃完面,叶修把碗收拾好,又坐回韩文清床头。

        而韩文清靠在床头,看着叶修忙里忙外,最后坐回自己旁边,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好像……就这样下去也不错。韩文清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但更惊讶的是,他并不反感。

        “老韩?喂?地球呼叫韩文清!回神啦!”

        “嗯?”

        “不是我说,老韩你烧糊涂啦?怎么跟傻了一样?”

        说着,伸出手去摸韩文清的额头。

        韩文清一愣,竟忘了躲,眼看着叶修那精致无比的手摸上自己额头。

        “还烧,不过好些了。老韩不是我说你,这么大个人了,生病上医院,吃药,不懂么?哦,我忘了你家里没药。刚才我出去买了点,给你,吃完面正好吃药。”

        韩文清难得这么听话,低下头吃药。看得叶修心里痒痒的,按捺不住地……

        ……摸了摸韩文清的头发。

        韩文清动作一僵,叶修也被自己这情不自禁的动作吓了一跳。

        怎么就……?不知道什么原因,看着韩文清头发很想摸一下,没想到真的摸出去了。

        这时,叶修手还没拿开,就着韩文清越来越黑的脸色,又胡噜了两下。

        终于在韩文清黑化完成前收回了手,叶修笑眯眯地看着他。

        头被叶修气的竟然不疼了,韩文清冷笑了一声,直起了身。

        “好摸吗?”

        “还行,没想象中扎手。”

        “那……轮到我了。”

        “怎么,老韩你也想摸我头发?没事,你摸吧,我不在乎。”说着,叶修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就差在上面写上“我就是这么强大,你打不过我吧”几个字了。虽然韩文清当然不是打不过他,但还真的拿叶修没有什么办法。

        但是看着他那得意的表情,韩文清还是不想让他那么如愿。

        叶修笑吟吟地看着韩文清把手放在自己头上,顺着蹭了蹭他的手。

        韩文清眼神似乎变了,但变成什么样了,叶修也说不出,只是这表情让他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

        “怎样?差不多得了啊。”

        韩文清不语,手滑倒叶修脑后。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刚想说些什么。这时他感觉脑后的手把他向前一按,嘴上就贴上什么柔软的东西。

        没反应过来,他感觉嘴唇被人咬了一下,不自觉的张开嘴想躲一下,想向后退,但脑后的手不允许他这么做。

        “唔……韩……”

        手勾住叶修,韩文清把舌头灵活地探入叶修口中,缠住叶修的,狠狠地吮吸。叶修被吸得舌根疼,还喘不过气,想挣扎却因为韩文清摸上腰的手而僵住了身子。

        韩文清吻得很投入,手也仿佛怕叶修突然离开似的,箍得死紧。舌头舔过他的牙龈、上颚,手抚过他的脖颈,后腰……叶修渐渐喘不过气来,想挣扎但韩文清的力道不容他反抗。

        完了,叶修想, 老韩这时黑化开启了什么技能啊。

        打也打不过,渐渐叶修放弃了挣扎。这个举动很明显让韩文清很满意,他摸了摸叶修那乱糟糟却很柔软的头发,放柔了动作,从之前的攻城略地转变成了轻柔的舔舐。

        等最后叶修突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还挺喜欢这种感觉时,突然就红了脸,呃不,是红了耳根。

        这下真完了,叶修绝望的想。

        一吻结束,韩文清跟叶修拉开距离,但手还是放在他的脑后,不语,还是看着他。当然,红红的耳根也是看见了的。

        还挺可爱。

        韩文清不知怎的竟冒出这种想法,但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那个……啊,对了!老韩我想起兴欣还有些事!先走了啊,拜拜不用送了!”叶修几乎是逃似的挣开韩文清的束缚,一连串的说,像极了黄少天犯错时向喻文州解释时的模样。

        叶修刚走到门前,只听后面韩文清叫住了他:“叶修。”

        不自觉地停下来,回了下头。

        “我喜欢你。”

        对不起,我还是不回头了!

        叶修真的没想到韩文清对自己竟会有这个意思,而自己震惊之余也没想到能给他什么答复。只能红着耳朵,胡乱应了两声回来再说,下次再见什么的,就冲了出去。

        韩文清看着叶修冲出去还不忘轻轻关上的房门,破天荒地勾了勾嘴角。

        叶修,咱们来日方长。

        (叶修:那个……哈哈,方长是谁?)

        

昨天听到默读的广播剧,发现阿杰大大!开心!!但是!!阿杰大大配的是……骆一锅?!猫……猫?!阿杰大大配了一只……猫?Sorry?喵?